您的位置: 首页 > 垂直频道 > 要闻中心 > 政经频道

2019年知识产权计划:合作化解贸易摩擦

出处: 作者:肖涌刚 网编:陶凤 2019-06-20

50c47be695372ee07d073b509b5332dc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6月19日消息,《2019年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推进计划》已于近日印发。与近五年来我国公布的计划相比,2019年版在“加强海外风险防控”方面着墨颇多,首次明确“要做好经贸领域的知识产权工作”。随着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知识产权贸易额在国际贸易中比重越来越大,知识产权的竞争与合作已经成为中企出海无法回避的议题。

推动化解贸易摩擦

2019年提出的106项推进知识产权建设计划中明确提到,要“充分利用现有多双边知识产权对话合作机制,加强知识产权合作交流,推动化解贸易摩擦。继续做好中美经贸磋商工作,推进知识产权相关议题的解决。”

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1-4月,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达到5972.8亿元,增长12.7%,占服务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34.2%,比上年同期提升2.5个百分点。其中,知识产权使用费出口增长了37.8%。

知识产权贸易额逐年增长的背后,一方面是我国对外贸易由劳动密集型向高附加值型产业转型的体现。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中,中国排名第17位,首次跻身全球创新指数20强。

另一方面,由于各国在知识产权保护和实施方面的标准存在差距,知识产权纠纷也日渐成为国际经贸磨擦的起因之一。

长期研究涉外知识产权议题的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洪江指出,知识产权正在成为既得利益者阻击竞争对手的有力武器。“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去以后,必然会和国外本土企业抢夺市场份额。这些国外市场的既得利益者,肯定不能善罢甘休。”

“以华为为例,中国公司不断发展,不断成为国际供货商,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美国的垄断,甚至是抢夺了美国的世界订单,因此美国试图以贸易制裁的手段,进行打压,目的是将有竞争能力的企业打压下去。”在此前接受快三UU直播—UU快三记者采访时,华中科技大学中欧知识产权学院院长余翔也提到,贸易摩擦既是背景,也是后果,核心是科技创新的争端,更进一步来说是知识产权的争端。

对此,2019年计划提出,要“加强对知识产权国际领域最新动态和重大知识产权案件的跟踪研判,完善知识产权风险预警反馈机制,发布重点产业知识产权信息和竞争动态,及时发布风险提示”。

而在参与国际知识产权合作方面,目前中国已加入了几乎全部国际知识产权条约,与全球63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签订了多双边知识产权合作协议、谅解备忘录等171份,与50个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建立正式合作关系。

编织援助网络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透露,将探索建立海外知识产权维权中心,加大海外维权力度,要让中国的知识产权在国外也能得到保护。通过源头追溯,在线试点,再建设一批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快速授权、维权,为社会提供更高效的维权渠道。

这一表述在2019年计划中也得到体现。计划表示,将探索在重要国际展会上设立中国企业知识产权服务站。研究建立海外知识产权维权援助机制,推动建设国家层面的海外知识产权纠纷应对指导中心。

同时,还将建立海外知识产权问题及案件信息提交平台,推动形成海外知识产权维权援助服务网。推动成立中国企业知识产权海外维权联盟,设立维权互助基金。

李洪江告诉快三UU直播—UU快三记者,自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提出以来,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创新主体提供援助支持,例如此次提到的设立维权互助基金等等。原因在于,中国企业出海后遇到知识产权侵权指控,恰恰是这些企业最弱小的时候,遇到纠纷后往往选择退缩,或者缺席诉讼。这种情况下,就亟需政府提供指导帮助。

据中国贸促会知识产权服务中心副主任谭剑介绍,我国知识产权维权援助措施主要有以下四方面。第一,以培训、咨询为主要形式的智力援助。第二,以国内举报投诉案件协调办理为主的法律援助。第三,以法律法规、检索分析为主的信息服务。第四,以行业预警分析为主的“导航”服务。

“我国知识产权维权现状主要存在社会资源尚未充分发挥作用、公共部门主动服务范围与内容受限、多数企业无力承担高昂的维权费用等问题。”谭剑表示,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开展了知识产权维权援助工作,涉及立法、执法、司法等诸多方面,涵盖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全过程。我国知识产权维权援助工作应借鉴发达国家的先进作法。

此外,李洪江也建议,中国政府要积极参与国际知识产权规则制定工作。“目前各国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差距很大,缺乏统一标准。”2019年计划也提到,将积极参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框架下的全球治理和规则制定。落实“一带一路”知识产权高级别会议成果,推动沿线国家对我国专利审查结果认可和登记生效。

企业出海“功课”

竞争与合作,一体两面。“我国传统文化强调‘无诉’,而在国际上,知识产权诉讼只不过是一种确权方式,其本质在于合作,而非你死我活。”谭剑指出。

“曾经有一个规模不大的企业看重了德国企业的环保技术,于是高价买下整条生产线。但两个月后却发现,支付的费用里面并不包括知识产权费用。此后只能不断地投入知识产权许可费用,维持生产线运行。”谭剑举例称。

在谭剑看来,中企出海面临的知识产权困境,根本原因在于企业自身维权意识与能力不足、获得海外知识产权信息有限、知识产权专业服务与企业需求不匹配、风险防控不到位。

对此,李洪江建议,企业在走出去之前,应该要做好三方面“功课”。“首先,企业要对自己的产品做自检,产品在市场处于什么地位,相关领域是否具有专利;其次,要了解同业竞争者和竞争产品的情况,是否具备相似的知识产权专利;最后,要充分了解、掌握当地知识产权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

而在余翔看来,企业本身的创新方向也需要转变。他指出,很多企业往往只顾低头研发,却不懂得寻找国外已申请专利的空白区,最后的研发工作不仅是重复劳动,更有甚者会被起诉侵权。因此企业要通过专利导航聚焦创新目标,用专利检索分析进行排查,寻找到别人发明的空白区,这样的创新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具体到企业落实中,余翔表示,这需要企业在研发中,将专利人员和科技人员都纳入到团队中去,二者缺一不可。科技人员所有的研发过程,都必须要有专利专家的参与,专利专家会查询是否已被注册,帮助寻找创新的空白区,科技人员从技术出发,知道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

快三UU直播—UU快三记者 陶凤 肖涌刚

网友评论
右侧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快三UU直播—UU快三》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